《遇见未知的自己》 都市身心灵修行课

推荐者: jiashow 2015/2/9 10:40:29 阅读:1601次 

书名:遇见未知的自己
作者:张德芬
译者:
ISBN:9787508044019
出版社:华夏出版社
出版时间:2008

华语世界第一部影响了数千万人的身心灵成长小说,销量过百万的《遇见未知的自己》,作者张德芬首次对内容进行修订,并精心续写全新结局,分享她最新的心灵成长心得。   本书借由我们每天都可能遭遇到的种种事情,帮助我们看到主宰自己人生的模式是如何形成的,又如何在操控我们的身心。并以故事的形式来分享张德芬多年的心 灵成长感悟,来帮助我们解除现有的人生模式,帮助我们从思想、情绪和身体的桎梏中解脱出来,从而活出自己想要的人生,找回原本真实、快乐的自己!

  目录再版序 生活是我们最好的上师

  自序 活出你想要的人生

  01.一场奇怪的对话我是谁?

  02.老人的读心术我不是谁?

  我们人类所有受苦的根源就是来自于不清楚自己是谁,而盲目地去攀附、追求那些不能代表我们的东西!

  03.做爱像去迪士尼乐园?我们到底想要什么

  我们追求的到底是什么?什么是世界上所有人都想要的东西?

  04.我为什么常常不快乐?失落了真实的自己

  05.人生就像一场戏角色面具

  死亡来临的时候,会把所有不能代表真正的我们的东西席卷一空,而真正的你,是不会随时间甚至死亡而改变的。

  06.层层包裹的同心圆未知的自己

  07.这个世界是什么组成的能量争夺战

  不仅是所有眼见的物质,连看不到的声音、思想、意念、情感,都是某种有特定振动频率的能量啊!

  08.你所招引的人、事、物吸引力法则

  如果一个人老带着悲观、愤世嫉俗的思想频率,那么就难怪常有倒霉的事发生在他身上了!

  09.巧遇旧识潜意识初探

  10.当灵性与科学相遇我们创造了自己的世界

  因为所有的一切都是能量的振动,而观察者又会影响被观察者,所以我们创造了我们自己的世界。

  11.好运不怕命来磨潜意识中的人生模式

  性格倾向×外在环境×各种教育×生活事件×前世业力(如果你信的话)=人生模式

  12.遇见难得的知音潜意识的表达方式

  13.回溯童年的记忆我们身体的障碍

  跟你的身体对话,倾听你身体的信息。

  14.重新和身体联结瑜伽和呼吸

  15.激励大师的体验分享饮食与健康

  16.卸下光环后的人生健走真好!

  如果我们习惯于注意自己身体的感觉,时时安抚、照顾它的话,很多疾病就不会因为日积月累而产生。

  17.“担心”是最差的礼物不如给他祝福吧

  18.一场“ego boosting”(小我增长)秀同学会的启示

  19.被负面情绪套牢情绪的障碍

  这些情绪都是一种能量,尤其对孩子来说,一些天生的恐惧,所求不得的愤怒,希望落空的悲伤,都只是一种生命能量的自然流动而已,它会来,就一定会走。

  20.在谷底惊见阳光情绪的体验

  我们会有这样的遭遇,是因为我们需要这样的遭遇而产生的情绪。

  21.摆荡于背叛、欺骗之间情绪的爆发

  22.是谁在伤口上撒盐情绪的疗愈

  让这个压抑、隐藏多年的能量爆发出来,用不批判、不抗拒的态度,在全然的爱和接纳中去经历它。这样的受苦,是你走出人生模式、茁壮成长的契机。

  23.爱过、痛过、哭过之后臣服的体验

  对已经发生的事情臣服,因为任何程度、任何形式的抗拒都是徒劳无功的。

  24.梦的秘密当下的臣服

  25.背负重责大任的脑袋检视思想

  26.亲爱的,外面没有别人转念作业

  亲爱的,外面没有别人,所有的外在事物都是你内在投射出来的结果。

  27.昔日女星的解套智慧思想的瘾头

  28.我是个婚姻失败者?!思想的搅扰

  29.什么让我感到喜悦认同的解离

  凡是你抗拒的,都会持续。

  30.老婆不是秀给别人看的身份认同的探索

  31.战胜了胜肽心想事成的秘密

  32.未实现前就先感恩最后的试炼

  33.开始,就是未来迎风飞扬

  我们不知道一切问题都是出在自己身上,只要改变了自己,改变自己的心境,所有的外境,包括人、事、物都会境由心转地随之改变。

  34.婚姻是一场修行亲密关系的联结

  35.快乐和对错,谁更重要走出观念的牢笼

  36.走出观念,还原本来回归真我的自然状态

  我们每一个人都被自己的损益观操控,进入了一个死胡同,困在里面找不到出口。

  再版代跋 给读者的一封信


  在线试读部分章节

  34婚姻是一场修行

  亲密关系的联结

  若菱莞尔一笑,说,“进来吧!”让女孩进了屋。

  女孩进屋后,好奇地打量四周环境,看到若菱的家窗明几净,种了不少绿植,知道她已经是个很会生活的人了。

  若菱看着女孩,轻声地问:“怎么称呼你?”

  女孩这才想起来还没有自我介绍,只拿着老人的“尚方宝剑”就登堂入室啦。

  “哦,不好意思,”女孩害羞地说,“我是王雪,你叫我小雪就好啦。”

  “嗯,小雪,”若菱还是忍不住地问,“老人好吗?”

  小雪看看若菱,双眼藏不住笑意,“当然好,还是那个样儿。他倒是要我问你好不好!”

  若菱听了也不回答,像是被勾起什么往事似的,发呆了好一会儿。看到小雪好奇地端详她,这才幽幽地回答:“四年了。老人了无音讯,而我,却经历了人生中最大的风风雨雨,岂是‘好不好’这个问题所能涵盖得了的!”

  小雪看着若菱,不知道该说些什么,只是双眼充满了“愿闻其详”的期盼。

  若菱帮小雪倒了杯茶,邀请她到阳光房的藤椅上坐下,这才打开话匣子。

  “我和我丈夫志明的婚姻结束了。”若菱一开口就语出惊人,小雪“啊”了一声。

  “知道他有外遇之后,我们曾经和好如初过一段时间,双方都试着去弥补创伤,修复疤痕,但是彼此间的芥蒂已经很深了。”小雪理解地点点头。

  “后来,反倒是我有了外遇。”若菱真是语不惊人死不休。

  小雪又“啊”了一声,只是这次嘴巴没有合拢起来,张得大大的。

  “他是我的大学同学李建新,”若菱的语气开始柔和起来,“我引荐他去见老人,他也获益良多,我们志同道合,意气相投,最后终于擦枪走火,控制不住了。”

  若菱放慢了语调,轻声地说,“我当时觉得非常非常的罪咎和羞愧。我才发现,原来‘被外遇’还是比自己外遇来得好。”

  “为什么?”小雪不解地问。

  “被外遇,你可以理直气壮地扮演一个受害者,责怪对方,大家也都同情你。你有一个可以发泄愤怒、怨恨的对象。而你自己外遇,只能被内在那份愧疚感日日啃 噬,这个滋味,就像被凌迟一样地痛苦难受。”若菱轻描淡写地说着,小雪却已经感受到全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。停了一会儿,小雪看若菱陷入了若有所思的状态, 忍不住又问,“外遇问题是现代社会非常普遍的现象,如果从心灵、灵修的角度来看,它具有什么意义呢?”

  “嗯,”若菱俨然成了婚姻问题的一派宗师了,“对一些婚姻来说,外遇其实是双方都想要更进一步亲密联结的手段。”

  “啊!?”小雪脸上全是问号。

  “两个原来素不相识的人,婚后开始如此紧密地生活在一起,双方其实都有一个不自觉的自动保护机制,想要抗拒两个人变得更加地亲密。两人僵持在那里,无法再进一步亲近,就有个关卡过不去。”

  若菱说。

  “所以,”小雪试探着说,“为了打破这个僵局,其中有一方会向外发展,探索别的领域,其实是向自己的伴侣发出求救信号?”若菱以赞赏的眼光看着这个初生之犊,颇有惺惺相惜的味道。

  “没错,”若菱愉快地回答,“所以,如果双方的感情基础深厚,本来就是天生的一对,外遇之后,感情反而会更加地紧密相连。

  当然,这是要建立在被外遇的那一方,能够面对并且放下自己‘被抛弃’‘无价值感’的痛苦信念之后,愿意真心原谅,就能以喜剧收场。”

  “哦,原来是这样,”小雪点头称是,但是一转念又有问题了,“可是,你,你……”小雪不好意思问下去了。若菱何等剔透,当然知道她想问什么。

  “当然不是每一种外遇都是这样的模式。”若菱自在地回答,“对我而言,我的婚姻是我的身份认同、我的堡垒、我的避风港,但我和志明并不是真的志趣相投的伴侣。所以,老天要借由我的婚姻破裂,来打破一些我的执着,让我接受赤裸裸的审判,面对自己不想承认的一切。”

  “哦,那,”小雪谨慎地问,“你和李建新是所谓的灵魂伴侣吗?”

  “可以说是,也可以说不是,”若菱想想怎么回答比较好,“其实没有所谓的‘有一个人,在此生等着你,要和你完成你们累世的盟约’。”若菱摇头,“不是这么罗曼蒂克的。我们的人生,在适当的阶段,会有不同的人出现,提供你灵魂需要学习的课题,甚至帮助你完成这个课题。”

  若菱看着风华正茂的小雪,“不要期待一个人会出现在你的生命中,满足你所有的心理需求,从此你就不再寂寞了。没有这回事。”若菱直截了当地说,“有些亲 密关系是业力关系,对方扮演黑天使的角色,用痛苦的方式让你学习课题。有些伴侣是疗愈关系,对方可以让你在一个比较理性、温和,具有安全感的环境下,疗愈 你内在的一些创伤。这两种都可以说是灵魂伴侣啊!”

  “所以,”小雪又勇敢地总结,“亲密关系不是拿来谈风花雪月的恋爱,而是拿来修行的?”

  若菱开心地笑了,“是的,是的。”

  35快乐和对错,谁更重要

  走出观念的牢笼

  两人静默了一会儿,小雪喝了口茶,忍不住又要追根究底了,“嗯,那我可以知道,你是怎么从那么痛苦、执着的状况中走出来的吗?是李建新帮你的吗?”

  若菱莞尔一笑,“李建新是提供了一些心理上的支援,但真正走出来还得靠我自己。”若菱停顿了一下,像是在回忆当时的凄风楚雨,“我当时想过很多方法,想要走出那个困境——爱上了别人,但又想继续待在婚姻里面,不愿意放手。各种方法中,最激烈的包括自杀,都在所不惜。”

  小雪听得心惊胆战,不敢支声。

  “但毕竟是老人的学生嘛,自杀绝对不是解决问题的方法。”若菱也喝了一口自己泡的薰衣草茶,继续说,“我当时其实没有好好用上老人教我的方法,我像一个 快要溺水的人,来不及训练自己的游泳技术和肌肉了,只好到处寻找可以救命的那一根稻草,于是我开始到处去上课,寻找上师、法门,来拯救我。”

  女孩忍不住问:“那最后找到了吗?”心想,看你现在过得这么好,肯定找到了。

  “没有。”若菱的回答让女孩很吃惊,嘴巴又张得大大的。

  “呵呵,”看到小雪脸上丰富的表情,若菱忍不住笑了起来,“你想想,所有的问题其实都发生在我的内在,哪有什么上师、法门可以把你内在的东西给拿走、改变的?”

  小雪这次倒是找到机会发挥了,“老人说过,只有你自己能够改变自己,愈是迷信大师或是埋头苦修,愈走不出自己的内在问题。”

  “没错,”若菱以赞赏的语气回答,然后接着说,“所以,老人这些年来不见我也是有原因的,他不希望我依赖他,他要我走出自己的路!”

  小雪理解地点点头。若菱又说,“不过,在追寻大师和法门的过程中,我终于明白了一点,最终我们要做的,还是要去诚实地面对自己的阴暗面,而不是一味地追求光明。”

  “怎么说呢?”小雪歪着头问。

  “我们很多在灵修的人,每天想的都是要把自己变得更好、更完美,像接触到宇宙能量的光和爱啦,嘴上说的也是宽恕啊、感恩啊。这些没什么不好,”看到小雪 皱眉头,若菱理解地说,“但是,如果我们把自己内在不想面对的那些阴暗的人性,都藏在这些所谓的光明中,虽然自我感觉良好,但是长此以往会出问题的。”

  “什么问题呢?”小雪问。

  “像很多宗教的领袖,其实都有很多丑闻。很多我见过的灵修大师,自己人性面一点都没有修好,可是嘴上说得非常好听,令人看了错愕。”若菱直率地说,“而 很多信徒、追随者,完全看不见,只是盲目地追随,这就是所谓的‘盲人骑瞎马,夜半临深池’了,多么危险啊!”若菱继续说,“或者可以这么说,很多灵修的 人,就像在骑旋转木马一样,木马很漂亮,音乐很大声,很好听,自己感觉也非常好,但都是原地打转儿,哪里都去不了。”

  “嗯,”小雪理解了,“所以灵修的时候,要真正去面对自己内在最不想看见的那些部分,理解它们,接纳它们,才能真正地平衡。”

  “是的,”若菱很欣慰小雪有这样的悟性,“就像我,我一味地想去维护自己好女人、好媳妇、好太太的形象,所以不惜待在一个没有感情的婚姻里面,不断地折磨自己。有一天,当我发现,这一切不过就是我的观念在作祟的时候,我终于放下了,也就走出来了。”

  小雪还是不明白,“这些观念没有什么不好、不对啊!?”

  “是的,”若菱承认,“它们没有好坏对错,只是看你如何去取舍。如果它们绑住了你的手脚,让你动弹不得,也许你要看看,你的自在幸福比较重要,还是紧抓着这些观念让自己痛苦重要。”

  “如果人人都能这样看事情,天下不早就太平了?”小雪不愧是老人的学生,很快就抓到了重点,“每个人都知道‘快乐’比‘对错’重要,可是在取舍的时候,还是选择自己觉得最对的想法去思考、做事、应对。”

  “没错,”若菱同意,“所以,我最后的体会就是,老人教导我的那些东西,最终可以化繁为简地归结成一个重点:‘我们都生活在自己思想观念的牢笼之中,却浑然不觉’。”

  “没错,”小雪点头同意,“可是,我们都走不出自己狭隘的观念啊!?这也是我最困惑的地方!”

  “想要走出自己的观念,”若菱说,“你首先要看到自己有观念,而且你的观念是阻挡你进入自己内在和平、喜悦的唯一障碍——这个负责任的态度一定要有。”

  “嗯,”小雪愈说愈有信心,“在老人的教导下,我是看得见自己的观念在作祟了,它让我在意别人的眼光,它让我生活没有安全感,它让我无法活出真实的自己,都是我的观念在从中作梗!但是,”话锋一转,小雪道出了天下人的无奈,“我就是走不出自己的观念,好沮丧哦!”

  若菱在小雪身上仿佛看到当年的自己,也是一个困在观念牢笼中的囚犯,动辄得咎,毫不自由。

  “走出观念需要一个很特别的机制,我们一般人不具备这样的能力。”若菱耐心地解释,“让我从头跟你说起吧。”

 
热门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