情归何处

艳丽 2015/1/28 10:40:01 阅读:940次 

  这是一个现代版《梁祝》的悲情故事,可故事里没有攀龙附凤,嫌贫爱富的父母;这是一个现代版的《钗头凤》(游沈园),但故事里没有已成眷属又分离终身相思相恋难相忘的陆放翁和唐婉。这里的主人公只是一个对自己的异姓妹妹深深暗恋,默默守望一生的单相思者。不过这部《情归何处》仍可以算得上是一部惊天地,泣鬼神的真实的爱情悲剧故事。


  

  这是一个现代版《梁祝》的悲情故事,可故事里没有攀龙附凤,嫌贫爱富的父母;这是一个现代版的《钗头凤》(游沈园),但故事里没有已成眷属又分离终身相思相恋难相忘的陆放翁和唐婉。这里的主人公只是一个对自己的异姓妹妹深深暗恋,默默守望一生的单相思者。不过这部《情归何处》仍可以算得上是一部惊天地,泣鬼神的真实的爱情悲剧故事。

  鲁迅说过:悲剧,就是将有价值的东西毁灭给人看。

  我也想说:悲剧就是把最美丽的情感撕碎,让很多人看到那里曾经流淌出过许多的血和泪。

  第一章 默默守望悠悠情

  (一)

  昨天晚上10点,明月拖着一身的疲惫和胸中的疼痛 回到家,没有洗漱,和衣而卧。

  朦胧中,看见关山仍是往常那样优雅的、深沉的、静静的坐在客厅沙发一端,良久,才听见关山缓缓的声音传来:

  “明月,我要走了,多年以来,我一直伴在你的身边、除了这是阿姨临终把你托付给我的缘故,实际上也是我对你有太多的从未说出口的爱恋。懵懂少年时的心中就有了你,只因爱字不敢轻易吐出,才使我们擦肩而过。看着你生活的幸福,不想打破你的宁静。所以,我宁愿悄悄的独自品尝对你苦苦的思念,就这样默默的远远的陪伴着你,既然不能相濡以沫,那就相望在咫尺吧。‘不是花中偏爱菊,此花开尽更无花’。我尽一生努力,默默守护我心中的花。终没有辜负阿姨的嘱托,也没违背自己的心愿。明月你要好好保重。无论我走到哪了,都会祝福你永远健康快乐。”

  “你要去哪里?”一声梦呓让明月从梦境里醒来,明月预感有事情发生,草草的收拾一下正要准备去医院。就接到了秦枫带有呜咽声的电话:关山于今天早上6点54分32秒去了。

  此时,过度悲伤促使心脏剧烈绞痛的明月已经昏倒在沙发上,正在早餐的丈夫大刘,操起电话拨到急救中心,五分钟过后,明月被送到市一院急救室。


  “长门柳丝千万缕,总是伤心树。”。

  给关山送行的那天是8月8日,正是刚刚立秋后台风登陆东南沿海一带的第二天,它给这座城市带来了狂风和骤雨,乌云把天空压得很低,风吹落的梧桐树叶飘在积满雨水的路面上有些杂乱,寥寥几个行人因风雨太大而缩着脖子快速奔跑着。

  殡仪馆内,除了远在大洋彼岸美国的妹妹秦枫,没有其他至亲的人。另有明月和大刘,还有几个同学和律师楼的全部同事参加了送行。

  按照关山遗嘱的要求,没有隆重的告别仪式,一切办地很简朴。全过程中,都很压抑,很肃穆,唯有整个憔悴得已经弱不禁风的明月仍没有从痛彻心扉中缓过来。哭得昏天黑地的秦枫,相拥着明月泪眼婆娑的一步一回头的离开了那使人柔肠寸断的地方。只留下几小时后将化为烟灰的关山静静的、安详的、孤独的躺在这陌生的阴森森的殡仪馆里。

  里里外外,悲伤的面孔、悲伤的哀乐、瑟瑟的秋风和已经变得绵绵的细雨,让人从心里透着无边的凄凉。


  关山被诊断肝脏肿瘤,而且已晚期,那是今年春节后三月份的事情。那位做医生的朋友没有向他隐瞒病情,建议立即住院治疗。

  关山只淡淡的问了一句:“还有多长时间?”

  医生回答:“三到四个月。”

  关山说了声:“谢谢,需要的话,我会来找您”。

  从此日起,关山就再没走入医院。这期间,他把自己律师楼的大部分的工作重新做了安排,了结了手的里几个要紧的案子;两个月前他出资为明月的丈夫成功地做了肾移植手术,脱离了近十年做透析地痛苦;彻底解决了明月的公司与外商的合同纠纷,帮助明月走出了国际金融危机里服装贸易公司即将倒闭的困境。


  “风潇潇梧叶中,雨点点芭蕉上,风雨相留添悲怆”。

  7月中旬,关山感觉自己的身体已经快支撑不下去了,发给了秦枫一条信息:“哥想念你,希望能尽快见到你。”

  居住在美国芝加哥的秦枫看到哥哥发来地短信,感到怪怪的,哥从不这样婆婆妈妈的。“有事”,这是秦枫的第一反应。来不及做过多的准备,两天后来到哥哥的家里。

  眼前站着的:满脸土灰色、形体消瘦替代了原先的那个面目清秀,玉树临风的哥哥,但目光仍异常的坚毅、神情依旧是那样的淡定和从容。

  “这么快就赶来了?”这是关山见着秦枫开口的第一句话。

  看到一脸疲惫、惊诧、悲伤、眼里噙满泪水的秦枫,关山还像小时后对秦枫那样,一见流泪就刮她的鼻子。可这一次任关山怎么刮,秦枫还是泪流不止。秦枫心里清楚,哥哥身体有病,可能已经病的很严重,不然也不会急切地想见到她。

  坐下后,关山简单的说了一下病情,并一再的叮嘱:

  “不到最后万不得已时,不要告诉明月,她最近为公司的事、大刘手术地事已经是焦头烂额,也快支撑不住了。”

  秦枫明白哥哥的心愿,从小哥哥就喜欢默默的为明月做任何事。关山是秦枫的哥哥,更是她心中的长辈,哥的话在她这里具有绝对的权威。秦枫虽与明月是无话不说的姐妹,也知道哥哥独身到今日与喜欢明月不无关系,但却不敢违背哥哥的意思。

  “目断楚天遥,不见春归路。春若有情春更苦,暗里春光度”。

  (二 )

  7月22日,明月得知秦枫回国,约秦枫到醉西楼聚聚,俩人相见,自是一番感慨,明月一直埋怨没早通知她:

  “就不能提前说一声,也好到机场去迎接你。”

  她只顾兴奋的诉说着:“大刘在找到相匹配得肾源后,都是关山拿出的手术费用,你知道,近来公司受金融危机的影响有些不景气,资金严重短缺;”这个问题没说完,接着又问:

  “儿子在美国不知这一段时间毕业论文做的怎样?”突然又问:

  “ 秦枫你这个时候,怎么会有时间飞回国内?”

  秦枫几次差点要大哭出来,可都竭力控制住了,最后,明月发现秦枫的心绪有些低落。秦枫解释说:“时间差还没倒过来呢。”

  明月提醒秦枫注意一下关山最近身体状况:

  “他的脸色越来越暗了,人也消瘦了很多。跟他说过多少次,抽时间去医院查一下,他老不当回事。不知是饮食睡眠不好,还是身体有状况。这一次,趁你在这里,我们俩无论如何绑也要把他绑到医院去,做个彻底的检查。”秦枫苦笑着摇了摇头。


  8月1日,关山倒在了去律师楼的路上被送入医院。明月听到消息犹如五雷轰顶,恍惚如在梦中,关山的病情如此严重,自己却被蒙在鼓里,悔恨伴着悲伤地泪水从此就再没离开过明月的脸颊。

  秦枫和明月24小时的陪在关山的病床前。关山清醒后,看到她俩全神俯视在他的床前,心里有一丝欣慰。暗想,这一天终于到了,还能在自己清醒的时候与秦枫明月两位亲人又聚在一起。庆幸的是,他利用这几个月的时间做完了他想做的事。不甘心的就是丢不下她们俩了,那是他一身的最爱,虽然他从不曾拥有过明月对他的那种情爱,甚至他从来也没对明月表白过,明月也从没明白过他对她的爱。

  在陪伴关山最后的一周里,关山只要是醒着,他的目光就从没离开过明月,既使没有任何的语言。

  关山清醒着的最后一天晚上9点多种,就在明月欲离开病床的霎那,关山很唐突而又显得很自然的抓住明月的手,那可是关山平生第一次就这样的静静的、近距离的、关切的、似乎又有些意味深长的握着明月那有些不是那么圆润的手,有点用力,有点颤抖,此时,也恰在此时,似乎有股电流穿过明月,也穿过关山,瞬间,明月就鬼使神差般的一下子豁然的读懂了关山那深邃的双眸里,隐藏着他一生都没对任何人吐露过对自己的感情:“终年守望,真情难诉, 我情归何处?”明月的心里突然像决堤的洪水再也拦截不住。留给关山最后一眼的是:明月脸上挂满了凄楚、酸涩、一种说不清的痛苦、悔恨而又不能自拔的泪水。随着就是关山再也没有清醒过来的的两天昏迷,直到静静的停直了呼吸。


  在关山家里,接到秦枫的通知,事务所的律师孟宇、明月和大刘都已到齐。

  秦枫声音沙哑低沉的示意孟律师可以宣读关山的遗嘱了:

  (一)本人共有三处房产,第一处,皇冠花园8号2单元502室,150 平米,现赠予晋明月夫妇;

  (二)律师楼归事务所无偿使用,产权归秦枫所有;

  (三)本人现居住的公爵1号200平米别墅及室内一切物品由秦枫继承;

  (四)银行现金存款120万元赠晋明月;

  (五)本人的四本日记由晋明月阅读和保存。

  律师将遗嘱宣读完毕,秦枫、明月和大刘已经哭成了泪人。

  “落红不是无情物,化作春泥更护花”。(未完待叙)

0评论

我来说几句吧

 
    暂无评论,快来抢沙发吧!
 
热门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