被逼债,被绑架,被囚禁,但我他妈的活下来了|创业者的年关

 2017/1/31 12:32:21 阅读:367次 

他妈的你这孩子还没死,既然选择了活,就要活的更好。”

“我现在特别想对自己说一句话:他妈的你这孩子还没死,既然选择了活,就要活的更好。”

叶飞15岁开始“混社会”,开过餐厅、做过建筑、搞过进出口贸易、玩过民间借贷。但几乎每当赚得盆满钵满的时候,他就被命运重重一击。

2011年,由于借贷者跑路,间接导致出资方损失6000多万元,叶飞被追得满世界跑。“讨债的人说很简单,一个是你死一个是还钱。” 叶飞回忆道。

不久后,叶飞被债主“绑架”丢进了采石坑里。不过还好他活下来了,“别人真的会把你弄死吗,其实不太会,他们就是用各种手段让你痛苦。”

经历过那场大风大浪,叶飞说自己变了,“越遇到困难,自己就越兴奋”。

2013年,叶飞以合资形式与朋友再次联合创业,成立众媒。但因种种原因,合伙人离职创业。2016年4月,叶飞把公司股权经营做了变更, 重新构建众媒业务体系。叶飞称,他用8个月时间完成了3轮共计3000万元的融资,区域媒体业务也覆盖了300个城市。

在叶飞看来,创业者能遇到的坑他几乎都遇到了,不过自己这辈子再也不会遇到比躺在采石坑里更煎熬的事了。什么事都会找到解决办法的,最起码我不用像被行刑的犯人一样等死。”

以下为叶飞口述,经创业家&i黑马编辑:

过年我哪也不准备去,就想回老家跟家人待着。

我肯定属于衣锦还乡那种。这和钱没什么关系,我15岁开始混社会,17岁第一次创业,到现在15年了,经历的故事很多。一个初中毕业的人经历这么多大起大落还能活下来,本身是很好的。

二来,我也没什么愁事,这不是最困难的时候。现在挺好的,去年一年我们覆盖了300多个城市,年底收入大概是几百万元。虽然忙一点,但我给自己定的大方向是比较清晰的,一是想明白这个事是什么,二是拿到足够多的钱来完成已经想明白的事。

去年一年我们拿了三轮大概总共3000多万元投资,中间见的投资人不多,都是以前搞投资做生意的时候累积的。说实话,我们拿到钱没有那么欣喜若狂,今年的年会我们都没开,而且还裁掉了很多员工。

我的想法是,越有钱就越要削减人员。我们人数最多的时候大概有97个员工,我跟HR讲,我们的团队不能超过一百个人,尤其当我业务方向明确的时候不能超过五十个人。但我要招到一百人,然后再减员到五十人。

这些留下来的人也许不是精英,可能只是“忠臣”。他可能不知道这件事情他在里面能做得怎么样,但是他相信我能做成这个事。我希望留一些这样的员工,因为公司定完方向后不需要员工有太多活跃的思路,只需要在框架内往前冲就可以了。

我这个人喜欢算大帐。一个船在海里无论走得多慢,或者发生了多大动荡,只要保证船是往前走,我就不会筋疲力尽。

创业能遇到的坑我都遇到过合伙人吃里爬外、员工吃回扣、核心创始人出走……我们之前有一个副总,在我们公司上班,自己却私下里做别的事,骗公司的钱,临走时还做了一些很“肮脏”的事,最后我们报警抓他,起诉他。

很多问题暴露出来以后,你会发现是创业者自身的问题和短板,情商不足,管理不细致,战略方向不明确,财务经验缺乏。

喜欢创业的人越遇到困难会越兴奋。知道问题出在哪才能找到解决方案,如果所有坑都是别人告诉你的,你是听不进去的。比如别人说了,员工会吃回扣,但是所有公司开始时都不会制订一个政策防止员工吃回扣,因为他们认为这件事情不一定能出现。当真正出现问题后,你才会意识到这个事多么重要。

现在每次遇到比较大的困难时候,我就会想起2011年,那是自己最困难和痛苦的一年。因为做民间借贷损失六千多万破产的时候。当时债主放出话来:要么还钱,要么死。电影上黑社会用的手段我几乎都经历过。

刚出事的时候,我想过轻生,自己把自己了结了。我还记得当时是在一个18楼的天台上,想活就从天台走下去,想死就从天台跳下去,我最后选择了走。

之后,我被债主“绑架”扔到采石场的坑里,那时候生死不是选择而是等待,我不知道接下来我会活着还是就这么死了。

最后,债主放我出来了,因为“绑架”是他的手段,当发现我真没有钱就放弃了。毕竟我活着对他价值更大,因为他需要我赚钱还债。

现在,我再遇到任何困难都会问自己,这个困难比2011年时还大吗?选择比生和死还难吗?等待结果时比躺在采石场的坑里还煎熬吗? 我这辈子也许都不会遇到比这更难的事了。

什么事都会找到解决办法,最起码我不用像被行刑的犯人一样等死。那时候如果死了估计家人都不知道我在什么地方,相比起来,现在的困难都很容易。毕竟,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看到任何的小风小浪都会很平静。

所以,我现在特别想对自己说一句话:他妈的你这孩子还没死,既然选择了活,就要活的更好。

创业以来,我遇到过的来自家里最大的压力是,我爸要跟我断绝父子关系,主要因为他感觉和我很难沟通。

我在公司其实是比较健谈的人,但到家里就不太爱说话,现在感觉越简单的事情越难做。(理论上)给他们打个电话讲一件你认为很简单的事并不难,但很多时候就是沟通不了。

而且,我也不想让他们知道我在外面创业的这些折腾事,说的多他们担心就多。所以,我就选择性不说,但越不说,家里就越担心。

另一个是,我大概十岁左右跟父母就不在一起了,他们一直在外面,有他们的生活体系;我十多岁进入社会也有自己的生活体系;妹妹一直在上学,她有她的生活体。三种不同生活体系的人在一起,因为是亲情,但缺少了融洽沟通的东西。

但又能怎么样呢,也只能接受,和家人相处不是谁妥协谁,就是谁包容谁。

我现在挺少回去,父母经常会过来跟我一起住,但我属于早上八九点起床、晚上十一二点回家。我回去他们睡了,我醒的时候他们出去溜达了。

最想跟他们说的是:很愧疚,陪你们的时间和沟通都太少了。

15岁那年,我打算进入社会,我妈说以后你不要因为做的不好后悔。我到现在也没说过后悔。

17岁那年,我第一次创业,当时想赚到全世界最多的钱,至少得是我身边人里最有钱的。十多年过去了,现在稍微有点情怀了,觉得责任大于收获,更在意的是你能不能把一个事完成。这里面有对投资人的责任,员工的责任,家庭的责任,这些都促使你对一件事的执着。

如果有一天我不创业了,我想过个安逸点的生活,在一个后面是雪山,前面是大海的地方开一家餐厅,不准别人点菜,而且必须提前预订才能吃,所有的食材都是我自己去准备。没事的时候,自己可以和家里人在半山腰养很多狗,去遛狗、骑马、打球、陪家人。这个地方我已经找到了,就在摩纳哥。

我想那种生活最大的开心是付出就有回报,每天很辛苦,但晚上就能看到钱,这跟赚多赚少没有关系。

我自认为自己是一个外在自私、内心无私的人。我会表现的很自私,因为这些年大起大落受过伤害,自我保护能力比较强,之前内心也从来没有想过自己要过怎样的生活。

之前我想活着是为让家人过的更幸福。(现在)我给自己定的目标是,活到60岁或者70岁,在这之前有一天自己真正抛开所有的事情,为自己活着。

前段时间,我在日记本上写了一篇《何时能为自己真正活一天》的日记。

档案:

创始人:叶飞

年龄:31岁

家乡:江苏徐州

公司:浙江众媒科技有限公司

0评论

我来说几句吧

 
    暂无评论,快来抢沙发吧!
 
热门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