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 子<易安与酒>

管理员 2012/10/20 13:26:01 阅读:746次 

  古人重男轻女,女子受教育机会远少于男子,因而我国古文学史虽群星璀璨,却鲜见女性身影,能达到宗师级别的女文学家更寥若晨星。在两宋词坛,易安居士李清照要算绝对的宗师人物。

  与两宋最著名的词人苏轼、欧阳修、柳永、辛弃疾一般,易安也极爱酒。其父李格非本是苏门后四学士之一,家学渊源,易安酒品也是非凡,尚在少女时,便以醉为乐。在其两首《如梦令》词中,可以窥见一斑。

   其一

常记溪亭日暮,沉醉不知归路。

兴尽晚回舟,误入藕花深处。

争渡,争渡,惊起一滩鸥鹭。

   其二

昨夜雨疏风骤,浓睡不消残酒。

试问卷帘人,却道海棠依旧。

知否?知否?应是绿肥红瘦。

    闺中少女,便时常贪杯到“沉醉不知归路”、“浓睡不消残酒”的程度,足可见得易安之爱酒,也反映出其家庭环境之宽松。原本属于“醉翁”、“坡仙”一类文人 士大夫那种醉后真态,在小易安身上初现端倪,也使得其文学创作步入本真自然的大门径,为其求得词中堂奥奠下基调。

    天真烂漫的日子很短暂,到得长成,等待易安的是一段好姻缘。易安嫁给了吏部侍郎赵挺之的儿子、太学生赵明诚为妻。小夫妻门当户对,情趣相投,品酒吟诗作赋外,还一起搞点金石字画收藏,日子过得很是惬意。

   好景不长,不久,李赵两家家长,先后因为朝廷党争败倒。易安与赵明诚在青州开始了一段长达十年的隐居生活。算来这也不错,夫妻俩诗酒唱和,管它春花谢秋月落,家境虽寒了些,却不愧人间神仙侣。

   不过赵明诚终是须眉男子,得寻生计奔前途。十年后,赵明诚起复做官,先后任莱州和淄州的知州。易安并未随他到任,少了夫婿相伴,酒成了易安的好友,虽然已不再年少,借着酒酣,倒可抒抒相思之情。

新来瘦,非干病酒,不是悲秋。

休休,这回去也,千万遍阳关,也则难留。

念武陵人远,烟锁秦楼。

我瘦了,不是因为太爱饮酒,也不是悲叹秋日———你应该清楚,那是因为想念远方的你。不识愁滋味的少女已远去,饮尽相思酒,易安的新词越来越工,妙句迭出。一次重阳酒后,她写道:

东篱把酒黄昏后,有暗香盈袖。

莫道不消魂,帘卷西风,人比黄花瘦。

   那个西风中瘦瘦的身影令人魂销。明诚得到此词,反复诵读,觉得易安写得妙极了,于是自己又作了几首词,选了些易安的句子夹杂在其中。某日,明诚把自己的词给好友看,友人叹道,只有三句写得最好,正是“莫道不消魂,帘卷西风,人比黄花瘦。”

   明诚虽是用心揣摩,可哪敌得易安酒后真情?

成婚已久,激情也许不再,可李赵二人早成挚友。明诚一日偶得唐朝大诗人白居易手书《楞严经》,欣喜欲狂,立即打马飞奔赶到易安身边。二人一边饮酒,一边同赏乐天手迹,直到二更。

   似乎天妒才子佳人,易安与明诚的好日子随着北宋的沦陷也草草告终。1127年,史上有名的“靖康之变”发生,宋室南迁。易安一家,开始经受战火离乱之苦,以前花费无数心血收藏的文物珍品,现在成为难以割舍的负累。更为沉重的打击是,明诚在战乱中一病不起,撒手西去。

很难想像易安是怎么度过那些艰难的日子的。靠着亲戚,靠着朋友,甚至靠着别人的怜悯,易安得以苟活下来。同样难以想像的是,如果没酒,心思那么细腻的易安如何打发那些难熬的长夜。

年年雪里,常插梅花醉。

挼尽梅花无好意,赢得满衣清泪。

那个以前每年在雪地与我一起玩乐的明诚走了,谁来给酒醉的我头上插一枝梅花?

故乡何处是?忘了除非醉。

沈水卧时烧,香消酒未消。

是的,要忘却愁绪,除非是醉倒。酒,终于从好友变成了易安的慰藉。所谓国家不幸诗家幸,经过了人生的大坎坷大历练,习惯以酒浇除胸中块垒的易安,终于打通诗家的任督二脉,其词作臻于绝真绝妙之境。

我们再来读读那断却无数人肠的《声声慢》:

寻寻觅觅,冷冷清清,

凄凄惨惨戚戚。

乍暖还寒时候,最难将息。

三杯两盏淡酒,

怎敌他晚来风急!

雁过也,正伤心,却是旧时相识。

满地黄花堆积。

憔悴损,如今有谁堪摘?

守着窗儿,独自怎生得黑。

梧桐更兼细雨,

到黄昏,点点滴滴。

这次第,怎一个愁字了得。

这孤独、这寒冷、这愁绪原不是“三杯两盏淡酒”排解得开,只是借着这酒,易安可以一抒胸中不平———千古女词宗,便是这么酿成。

因为,没有酒浓,哪得情真?

0评论

我来说几句吧

 
    暂无评论,快来抢沙发吧!
 
热门文章